当前位置:365bet平台官网 > 国史进程 > 郭子兴的后代,无人愿娶

郭子兴的后代,无人愿娶

文章作者:国史进程 上传时间:2019-11-15

原标题:老翁:女儿是盲人,无人愿娶!相士:此女是贵人,我愿娶!生一子被朱元璋封王

中文名:郭子兴

图片 1

国 籍:中国

郭子兴是元朝定远(今安徽定远)人,元末群雄之一,江淮地区的红巾军领袖。同时,郭子兴还是明太祖朱元璋之妻马皇后的义父,也是使朱元璋后来能够崛起的关键人物。

民 族:汉族

据《明太祖实录》记载,郭子兴颇具识人之明。在朱元璋投奔红巾军之初,郭子兴见到朱元璋就十分惊异,“奇太祖状貌”,并且对妻子张夫人说“此异人也”。而且郭子兴对义女马氏也非常看重,“谓此女当大贵”,并把马氏嫁给朱元璋为妻,就是后来的孝慈高皇后。

出生地:濠州定远

那么,郭子兴这种通过相貌识别人的能力从何而来呢?关于这一点,《明太祖实录》中也有交代。

出生日期:公元1302年

图片 2

逝世日期:公元1355年

郭子兴的父亲称作郭公,“少好星历……言人祸福寿夭多验”。郭公自幼喜好学习天文星象、占卜历算,长大后成为了一名相士,给人预测祸福寿命,多有应验。郭公的家境比较贫寒,因而“年壮犹未娶”,年纪不小了还没有娶妻。他经常到各地去给人算命,四处奔波。

职 业:红巾军领袖

郭公本来是曹州人,有一次游历到定远,给城中一个富翁的家人算命,在推算富翁女儿的生辰八字后,郭公惊奇地说:“此女是贵人啊。”富翁听后很不以为然,反而向郭公抱怨,说“此女瞽,故未有配”。原来富翁的这个女儿是一个盲人,所以才一直待字闺中,迟迟没有嫁出去。

信 仰:白莲教

图片 3

主要成就:领导红巾军起义

“郭公遂纳礼娶之”,郭公听后当即向富翁求亲,表示自己愿意娶富翁的这个盲人女儿做妻子。富翁见郭公一表人才,欣然同意,并赠送了丰厚的嫁妆。

籍 贯:曹州

郭公与富翁的女儿成婚以后,便定居在定远。“不数年,家业日殷”,数年之后,郭公越来越富裕,成为了一方巨富。妻子还给他生下了三个儿子,其中第二个儿子就是郭子兴。据说郭子兴出生时,郭公卜得一吉卦,高兴地说:“是儿得佳兆,异日当大贵。兴吾家者,必此儿也。”

追 封:滁阳王

图片 4

郭子兴(1302年-1355年),定远人,元末群雄之一,江淮地区的红巾军领袖,是后来使明太祖朱元璋后来能崛起的关键人物。

郭子兴正是从父亲郭公那里学习了一些相术,因此能够一眼看出朱元璋的相貌不同寻常,并将朱元璋收在帐下,委以重任,给予他很多帮助。也正是因为继承了父亲郭公留下的丰厚家产,郭子兴才能凭借雄厚的财力,在元末天下大乱时广结英雄豪杰,起兵称霸一方。

郭子兴家有财产,平时结交不少壮士,元末大乱,他于至正十二年,他集结数千人取得濠州,此时他任用朱元璋为十夫长,后来,朱元璋因战功而渐受重用。

郭子兴于元朝至正十五年(1355年)因病去世,其势力大多被朱元璋所继承。等到朱元璋建立明朝,做了皇帝以后,为感怀郭子兴的恩情,在洪武三年(1370年)追封郭子兴为滁阳王,并建庙祭祀。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郭子兴虽击退了南下的元军,但与其阵营内的孙德崖、赵均用等人却内争不断,曾险遭暗害。后郭子兴转向依结朱元璋,并在其支持下,与彭、赵、孙等分离,移驻滁州,并将义女马氏嫁予朱元璋。 至正十五年,郭子兴病逝,其势力大抵为朱元璋所继承,朱元璋于洪武三年追赠他为滁阳王。

责任编辑:

人物生平

www.lishixinzhi.com

广交豪杰

郭子兴的祖先是曹州人。父亲郭公在年青的时候以卜者的身分周游定远,为人预言祸福,总是被他言中。县城某富人有一瞎女还未出嫁,郭公便娶她为妻,家境逐渐富裕起来。郭公夫妇生有三子,郭子兴是次子。当初郭子兴出生时,郭公卜得一吉卦。郭子兴长大后,养成了侠义的性格,非常喜欢结交朋友。适逢元朝朝政腐败,动荡不安,郭子兴倾其家财,杀牛备酒,广结壮士豪杰。

领导起义

至正十二年春,郭子兴聚集了数千名年少体壮的青年,起兵攻占了濠州。朱元璋前来投奔。门卫怀疑他是间谍,将他捆绑起来,并将此事报告郭子兴。郭子兴觉得朱元璋相貌不同寻常,便令人解开绳索,与他交谈后,将他收在帐下,升为十夫长。朱元璋多次跟随出战,屡立战功。郭子兴很高兴,他的第二个妻子小张夫人也指著朱元璋说道:“这是一个奇人啊!”于是,将他们所抚养的马公之女许配给朱元璋为妻,这就是后来的孝慈高皇后。

当初,与郭子兴一同起兵的有孙德崖等四人,加上郭子兴为五人,各称元帅,互不相让。孙德崖等四人刚烈而鲁莽,经常打劫抢掠,郭子兴有意要削弱他们。四人为此不悦,便合谋想推翻郭子兴。郭子兴因此便经常住在家里不管事。朱元璋有一次乘无人在身边时对郭子兴说:“他们越来越与下层士卒合起来,而我们却越来越背离,时间久了必然会被他们所控制。”郭子兴对朱元璋的劝告听不进去。

内部不和

元军攻破徐州时,徐州守帅彭大、赵均用率余部投奔濠州。孙德崖等因为他俩以前是有名的强盗首领,便一同推举他俩,使他们的地位居于己上。彭大很有智谋,郭子兴便厚待彭大而轻视赵均用。于是孙德崖等趁机挑拨赵均用说:“郭子兴只知道有彭将军,而不知道有你赵将军啊。”赵均用大怒,乘机捉拿郭子兴,将他幽禁在孙德崖家中。朱元璋从其他部队回来后,大吃一惊,急忙带领郭子兴的两个儿子将此事告诉彭大。彭大说:“只要有我在,看谁敢伤害你们的父亲。”然后与朱元璋一起冲到孙德崖家,砸破械锁救出郭子兴,将他搀扶回家。”

直到元军围攻濠州时,双方才排解以前的不满,共同守城五个多月。城围解除后,彭大、赵均用都自称为王,而郭子兴与孙德崖等却仍然是元帅。不久,彭大死去,其子彭早住统领父亲的部队。赵均用一天比一天专横,挟持郭子兴进攻盱眙、泗州,并企图加害郭子兴。

此时朱元璋已攻取滁阳,便派人对赵均用说:“从前大王穷迫之时,郭公开门接纳你,恩德非浅。大王不但不报恩,反而听信小人之言要杀他,这样的话,大王将会自剪羽翼,失去豪杰之心,我私下认为大王不应该这样做。而且郭子兴的部队仍然很多,杀了他,你不会后悔吗?”赵均用听说朱元璋的军队十分强大,内心惧怕;朱元璋又派人贿赂他的左右,郭子兴这才得以幸免一死,于是率领他的部队一万多人靠近在滁阳的朱元璋。

抑郁而终

郭子兴为人枭悍善斗,性情耿直,但易怒多疑不容人。碰到事情紧急时,总是听从朱元璋的计谋,就像对待自己左右手一样信任他。但事情解决之后,便马上又听信谗言疏远朱元璋。郭子兴还将朱元璋左右办事能干者都召去,慢慢地剥夺他的兵权。因此朱元璋在替郭子兴办事时更加谨慎小心。将士有什么进献,马皇后总是将它们送给郭子兴的妻子。郭子兴到滁阳后,想就地称王。朱元璋劝阻说:“滁阳四面皆山,船只商队不能通行,不是一个令人朝夕可以安稳的地方。”郭子兴这才作罢。待到攻取和州,郭子兴命朱元璋率领将士驻守和州。孙德崖因遇饥荒,就食和州境内,请求在城中驻军,朱元璋接纳了他。有人为此向郭子兴进谗言,诬告朱元璋。郭子兴连夜赶至和州,朱元璋前来拜见,郭子兴怒气十足,不与朱元璋说话。

朱元璋说:“孙德崖曾经监禁过你,我们应当防备他。”郭子兴虽未说话,心里却认为他说得对。孙德崖听说郭子兴到了和州,企图引兵离开。前营已经出发,孙德崖正留在后军察看,这时他的军队与郭子兴的军队展开了战斗,死了很多人。郭子兴将孙德崖抓住,而朱元璋也被孙德崖军所捉。郭子兴知道后,大吃一惊,立即派徐达前去代替朱元璋,并将孙德崖释放回去。孙德崖的部下释放了朱元璋,徐达也逃脱回来。郭子兴恨透了孙德崖,本想杀之而后快,只是因为朱元璋的缘故才勉强释放了他,因而一直闷闷不乐。不久,就生病去世,归葬于滁阳。

追封为王

洪武三年,朱元璋追封郭子兴为滁阳王,并下诏命有关部门为之建庙,用中牢祭祀,免除他的邻居宥氏的赋税徭役,让宥氏世代为滁阳王守墓。

洪武十六年,朱元璋亲手写出郭子兴的事迹,然后命太常丞张来仪将其刻在碑上。宣德年间,滁阳人郭老舍以滁阳王亲戚的身份,到京城朝见。弘治年中,有一个名叫郭琥的人自称是四世祖老舍,即滁阳王的第四个儿子,因而被授予冠带奉祀滁阳王。不久,被宥氏揭发。礼官说:“滁阳王的祀典,是太祖所定,滁阳王没有后代,庙碑上已经刻得很清楚了,因此老舍不是滁阳王的儿子。”郭老舍被剥夺奉祀的资格。

本文由365bet平台官网发布于国史进程,转载请注明出处:郭子兴的后代,无人愿娶

关键词: